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介绍种瓜后人的书画艺术及著作

 
 
 

日志

 
 
关于我

邵川,男,汉族,字祖和,号种瓜后人、别署瓜瓞。1954年10月出生于安徽和县乌江镇。 现为林散之研究会理事、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中国书法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 自幼受其祖父邵子退及林散之的影响,并以勤奋好学而得林散之老人的赞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而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史树青先生看到邵川的山水画之后竟大动“怀古之思”。 电子信箱:ZGXH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林散之父子教我学画画  

2007-08-20 15:59:13|  分类: 种瓜轩漫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七十年代,当我就读高中时,已经对书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其时林散之老人已由江苏国画院避难回到乌江几年了,而祖父邵子退正在乌江镇林埸管理桃园。记得一日放学归来,已是饷午。我一进家门只见二位老人正在拳交脚踢地打起太极拳来了,林老在前,祖父在后,一个打得会神,一个学得认真。观其一招一势,神气连贯,犹如担父争道,公孙大娘舞剑器,如同观其作书一样,令人赏心悦目。一拳完毕,相对入座小憩,然后沏上一杯绿茶,品尝一块母亲早已准备好的乌江霸王酥,这是林老特别喜爱吃的家乡特产。

    这时,我见林老精神面貌极佳,连忙用笔写道(林老耳聋,谈话全凭笔):林老,最近县里要举办一个书画展览,要我创作一幅反映现代题材的山水画,我想画一下乌江驷马山水利建设的题材,不知如何着手?林老说:这事可找你昌午大叔,他有办法。不几日,昌午叔来我家,我说明了情况,昌午叔立即带我去乌江轧花厂后面河堤上,我俩坐在最高处,昌午叔拿出准备好的铅笔和毛边纸面对驷马山水利灌溉工程进行写生,通过透视处理,宏伟的大闸工程近处大远处小座落在驷马河上,近景山坡上丛树茂密,对岸河堤上新建的房屋排列整齐,河面上往来船只穿梭其间。回来后昌午叔又在毛边纸上用毛笔画了一幅草图,以后我根据此图创作了一幅山水画。

记得还有一次,我画了一幅传统的水墨山水准备参加县里的展览。林老看到了说:像你这样的画是拿不出去的,要受到批判,我的画就是被批为“黑画”而避难回到乌江,如不加点新东西上去是不会展出的。我说:我想画毛主席语录“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题材。林老看我写的字条后,认真展开画面,凝思片刻,拿起毛笔在村前屋后山坡上,画起了若干个土粮仓和一行送粮车队。叫我题上“深挖洞,广积粮”几个字。我高兴地跳了起来,这真是画龙点晴之笔。顿时这幅画就有新的意义,反映了广大农村都在“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景象。以后这幅画不但选到县里展出还送到地区展览,促进了我对书画艺术更加爱好和兴心。

事隔30多年后,我在编写《林散之年谱》时,才从林昌庚二叔《父亲艺术生涯的历史转折点》一文中弄清楚其中的原因:文革前,“不知道江苏省国画院接到那位‘上级领导’指示,要求每位画师画一幅反映毛主席诗词‘咏梅’内容的国画,这是‘政治任务’,必须完成。父亲被迫,苦思冥想,最后勉强想出了按照‘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这两句诗的意思画了这幅(《冬山》)画交了上去。后来传下话来,说‘上级领导’批评这幅画面太黑、太阴暗,是给社会主义抹黑。” (此画刊《林散之书画集》第61页图57)

 

                 2007年8月18日于种瓜轩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