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介绍种瓜后人的书画艺术及著作

 
 
 

日志

 
 
关于我

邵川,男,汉族,字祖和,号种瓜后人、别署瓜瓞。1954年10月出生于安徽和县乌江镇。 现为林散之研究会理事、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中国书法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 自幼受其祖父邵子退及林散之的影响,并以勤奋好学而得林散之老人的赞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而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史树青先生看到邵川的山水画之后竟大动“怀古之思”。 电子信箱:ZGXHR@163.com

邵子退诗  

2008-06-19 15:39:36|  分类: 种瓜轩诗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种瓜轩诗稿》                                                                             

                               邵子退蓍

 

 

 邵子退 (1902·3—1984·11)原名光晋,又名子蜕,号瓜田、老炊,自谓种瓜老人。祖居乌江百姓塘村。稚年从其父邵鲤庭诵习诗文史籍,尤酷爱书画艺术,12岁时与同乡林散之(1898·11—1989·12)、许朴庵(1896—1972)相识,并结为金兰之交,时人称誉乌江松竹梅三友。弱冠在里教授私塾;三年困难时期蛰居家乡松山之上,继其父种瓜憩庐之遗业,日以剪桃种瓜为事,夜则挑灯读书为乐;六十年代又移居乌江镇筑茅屋数椽,吟诗绘画,终其一生。遗著有《种瓜轩诗稿》。 

 

             序

              李秋水

    余少从外舅散之老人受业,去江上草堂,辄与子退先生遇,长衫布履,渊默冲和,蔼然长者。

    江上草堂在乌江缑山上,地可十亩,周植树木,翳蔽如障,隔断尘氛;大江浩浩,横流眼底;对岸马鞍、小九华诸山青扑几案,洵佳境也。外舅啸傲其中,钩山勒水,敲字谋篇,每当诗成画就,必召先生评赏。先生腹笥富,眼界高,论文衡艺,多中肯綮。而先生疏慵自放,不规规于笔墨,吟哦涂抹,用以自娱,不轻以示人。余偶于江上草堂竹园见一筼簹刻有“湿淋淋地墨龙拖”七字,句既奇伟,字亦洒落有致,款署青门子,虽先生戏作,迥异凡近。

    革新后,外舅应召出山,寓金陵张皇艺事,名满天下。先生于荒陇种桃百树自给,删枝薅草,游心淡漠,晏如也。外舅綦念故人,频投尺素,慰问多诗,《江上诗存》集中赠先生诗近七十首。元白交深,苏黄谊重,酬答篇什,无逾于此者。信乎外舅诗云“如漆交亲一代无”。

    先生谢世后,其孙邵川褒其诗,外舅多有未及见者,读后亟称“好诗!好诗!”为题签曰:“种瓜轩诗稿”。先生工诗,而不欲自显,以是随作随弃,不然存稿当不止此。犹记其佚句有“不种夭桃不种柳,门前只种向阳花”,清新自然,以浅语出深意,为外舅与张汝舟教授所赏。先生诗必将载入《历阳诗囿》播诸久远。嘻,世之被褐怀玉,终老蒿莱,湮没无闻者盖亦多矣,吾为先生幸。

    余编校古籍,移居邗上有年矣。癸未春,于玄武湖畔外舅宅喜见先生,风雨连宵,西窗相对,话别后悲欢事絮絮不能己。盘桓数日,先生言归,江干挥手,泪各涔涔下,死生契阔。二十年后,始得读先生遗稿中有赠我七律一首,而先生墓木已拱矣,悲夫!

                                                  癸酉十月乡后学  李秋水谨撰

 

 

 

        赠散之

          先生作书如作画,    春蛇入草秋藤坠。

         端溪着水磨徽墨,    笔力扛鼎透纸背。

         先生作画如作书,    铁划针悬笔不枯。

         势如公孙舞剑器,    敢向藏真作叛徒。

         长江之南大河北,    谁家不有先生墨。

         犹记作客到草堂,    坐对江上看山色。

         回首却是眼前事,    岂料先生头已白。

         世人爱君之书道,    我独爱君寿眉好。

         于今病归江上村,    坐对烟霞共养老。

 

         思   君

        知君时念我,       我亦独思君。

           耳闭眼能听,       手残笔有神。

           隔江衣带水,       坐雨草堂春。

           往事不堪忆,       旧交剩几人。

 

           踏遍青山后,       归来居石城。

           生涯同老病,       笔墨与谁论。

           为我删诗草,       念君鼓瓦盆。

           几时春节后,       车驾过柴门。

   

       祝散之八十寿辰

            吾兄八十寿,       高卧石头城。

            白眉垂过眼,       人间老寿星。

            少壮不辞险,       读书万里行。

            一囊复一杖,       远游轻死生。

            嵩岳兼华岳,       太白攀剑门。

            登揽峨眉月,       归听三峡猿。

            碧峰千画稿,       青山几梦痕。

            为君忆往事,       意志实凌云。

            而今渥党恩,       生活日增新。

            蛟螭墨池翻,       蚪龙走东瀛。

            客至穿门限,       老去索书频。

            筵开何日酒,       我病畏行程。

            隔江遥祝福,       上享百年身。

      

        散      翁

          百子亭边一散翁,     挥毫强劲逞东风。

         可怜独立开生面,     湿处能枯淡处浓。

 

       春日柬散之

           春冷杏花迟,      含苞却为谁。

            盼君久未至,      因病误为期。

            客舍能无闷,      家山亦可师。

            相逢仍一笑,      万事付诸儿。

 

            身累名尤累,      诗禅画亦禅。

            难从俗子共,      喜写薛涛笺。

            名士江南鲫,      莫愁湖上莲。

            不来时自往,      难得识张颠。

 

        散之赠药

            寒舍清于水,       匡床拥破裘。

           生涯成肺痿,       药饵谢君酬。

           有漏从谁补,       无身何所求。

           年年伤老病,       謦咳楚江头。

 

       秋暮送散之回金陵

         回头往事已成尘,    又看秋山醉未醒。

         健饭何须不老药,    杖藜同是下桥人。

         春来春去如推磨,    花谢花开幻劫身。

         今日奉杯请小饮,    明年相见更多斟。

 

     送散之至江南艺院教授书法

        二月杏花常共雨,     两竿修竹去留痕。

        风光六代江南好,     书道东瀛海外尊。

        瘦劲炼钢柔绕指,     奔腾坠石倒惊魂。

        钟张未老篆能在,     弄笔驰毫为国门。

  

   七七年秋赴宁偕散翁至后湖观菊有感

        年年相见又相违,     老去江南应息机。

        已觉客中人渐瘦,     如何湖上菊还肥。

        遵儒遵法论今古,     唯物唯心孰是非。

        不意来时秋乍冷,     金风吹透芰荷衣。

   

     题散之为我作小画十七帧

        多君为我写春山,     六法纵横勾勒间。

        第一最难书卷气,     粗枝浓叶意相关。

 

        十七画帧蹊径外,     于无画处得真诠。

        愧余不学空怀抱,     辜负江头老郑虔。

 

        散之在扬州

        西湖肥瘦近如何,      枉得红楼建设多。

        君是樊川应有句,      闲情苦被虐为魔。

 

        别时烟柳黄鹂语,      转眼洋槐白雪花。

        无赖春随君去也,      为谁烟火煮新茶。

 

         赠       别

        赤兔黄鸡两共催,      问君南下几时回。

        江头人去疑无主,      婪尾春归可共杯。

        别后草书还漫与,      敲成诗句莫轻裁。

        年年望似堂前燕,      每到春风飞又来。

 

    江上村归来成五律二首赠散之

            早有烟霞癖,       是谁传染之。

            积年成块垒,       近日化相思。

            赠纸当红叶,       登山采紫芝。

            如何疗未得,       良药待君施。

 

            身世经苍狗,       画图诮墨猪。

            君来时不弃,       我懒竟何如。

            晚景桑榆共,       秋荒烟柳疏。           

   自知中道晚,       犹似拟方壶。

 

        题  画  之  一

         画山画水赠周茹,   几度窗前草未除。

         把笔最难透纸背,     模糊水墨再三涂。

 

       题  画  之  二

         不学频年愧老伧,    可怜笔墨未能忘。

         青山画出无人要,    寄与江南季汉章。

 

         西子不如嫫女美,    美中有丑还须拙。

         老来何事不逍遥,    用笔用水求颜色。

 

        山      夜

    早睡无灯火,     空山绝四邻。

    踏松枭叫夜,     觅食鼠翻瓶。

    霜重破窗入,     月生漏屋明。

    有儿谁负米,     寂寂梦难成。

 

        重  游  乌  江

         犹寻旧梦渡乌江,    前进车轮一再看。

         公社琪花开陌上,    中天丽日照人间。

         水从扬子通牛渚,    铁冶高炉耸马鞍。

         一幅丹青谁画得,    山河今已变新颜。

 

        江上赠散之

        对岸峰峦雨益奇,      一杯阻约负襟期。

        落花春去时难挽,      秉烛夜游事已迟。

        紫燕不来飞上下,      青蛙何苦叫公私。

        如何尚有天涯思,      采取椒兰独赠谁。

  

        寄散之

           草堂已落木,       不见主人来。

           竹里茶烟歇,       江村秋色回。

           登高望钟阜,       多病委尘埃。

           老至肠枯槁,       新诗费剪裁。

 

       观散之为川孙画扇有感

        扇移黄岳写松云,    无墨盘中笔屡寻。  

          笑我烟煤涂满纸,    对君悔不惜如金。

 

       日常炊灶几偷闲,    习画谁知老大难。

          浪费平生纸多少,    闭门痴立看青山。

   

        太白楼二首

         太白楼从江上寻,     翠螺山色早秋深。

         登山已入诗天地,     沿路还穿枫树林。

         书剑漫游轻万里,     酒朋挥霍散千金。

         几人到此题佳句,     拜倒先生不敢吟。

 

         此身至老未狂饮,     今日何妨倒酒瓶。

         入座松涛风谡谡,     连天波浪水泠泠。

         人间已失衣冠冢,     江上犹闻吴会吟。        

   落叶闲愁不可扫,     漫山红紫正飘零。

 

 

       悼 古 一 首

            古墓成瓜地,      荒祠变学宫①。

            行人犹指点,      遗迹已无踪。

            失决鸿门宴,      赠头吕马童。

            如何坑降卒,      徒有舜重瞳。

 

【注释】  

    ①古墓、荒祠:皆指乌江霸王祠,项羽之墓地。“文革”时被毁,祠堂变学堂,成为乌江农业中学,后又为乌江中学。1984年在和县人民政府的重视下又重新修复起来了。 

 

       赠(冯)仲华二首

          丽句清词三两行,     素笺谱和老文郎。

         谁知寂寞江城里,     尚有幽人拟晋唐。

 

         过折从容笔有波,     如斯楷范世无多。

         请君临罢休抛去,     留向山阴换白鹅。

 

        春     归

             樱桃红了花,    杨柳水边斜。

             春归百姓忙,    燕雨噪社蛙。

             时节无情甚,    吾生固有涯。

             老来求劳动,    种我故侯瓜。

 

  

     江上草堂与季汉章话砚二首

         红丝黑子久无闻,    中有端溪是世坑。

         世上几人有此癖,    谁知清玩到吾君。

 

         十二砚斋一砚无,    以无当有癖成迂。

         一方梦里为虫蛀,    蕉叶青花赋子虚。

 

      历阳访荪若二首①

         茅堂深巷竹篱笆,     相见时逢莳菊花。

         岂为秋英纫作佩,     叶萌好摘雨前芽。

 

         陋室苔痕何处寻,     北门行道树成荫。

         何时再访安庐去,     壁上丹青印象深。

 

【注释】

  ①荪若:林散之长女,又名生若。“文革”时在和县工作,后调马鞍山市太白书画院。安庐为其居室名。

   

        老    来

       老来朽骨寄诸男,     已觉人间吃饭难。

         遇事糊涂都不管,     清晨磨墨画春山。

 

     回顾今年七十五,     烧锅扫地还遭忤。

         人云你有五男儿,     男儿有男亦有女。

 

        有    感

            生杀何时已,      多情儿女身。

            阴阳谁造汝,      色相自为人。

            大道真堪笑,      上天殊不仁。

            世间有孽海,      都出爱河源。

  

         龙    钟

             转眼已龙钟,      今春春意浓。

             桃花两三处,      杨柳一帘风。

             老废尚能爨,      穷愁苦未工。

             作诗同蛙噪,      聒耳社田中。

 

       安     庐

           连日安庐里,      风生几案光。

           言留对话集,      思入校书堂。

           豆蔻香分艳,      芙蓉日共长。

           老来谁至性,      淝水正沧浪。

           一星一世界,      天上有人家。

           太虚外太空,      碳气生物华。

           宇宙原无极,      布满恒河沙。

           蜗牛两蛮触,      小国如芝麻。

           年年苦斗争,      心事竟如麻。

           绿枕县城郭,      黄蜂亦排衙。

           北斗转成杓,      地球早有疤。

           万汇时变化,      世事是昙花。

           东邻造电脑,      炊涤便抓拿。

           万国要变样,      科学放奇葩。

           可怜井底蛙,      鼓噪尚浮夸。

           诗书遭秦火,      愚人藏五车。

           何必读南华,      何苦涂老鸦。

           日暮闲窗里,      闲愁漫磕牙。

           生死寄五男,      懒种青门瓜。

   

      登 项 王 祠 四 首

        古墓凄凉掘已空,     一堆黄土夕阳红。

        奈何总谓天亡我,     刚愎终难敌沛公。

 

        赵卒夜坑四十万,     为何不忍一刘邦。

        英雄成败鸿门宴,     项伯谁知通子房。

 

   断石残碑架小桥,     几寻旧迹问渔樵。

        祖龙究竟如何死,     第一亡秦是赵高。

 

        隔岸秋山醉未醒,     布帆江上柳梢行。

        请君不必谈刘项,     驻马沙洲几度更。

  

       归      来

   归来才几日,       春雨正连绵。

   滑泥留不住,       独上汽车旋。

   相逢不易得,       公事未能延。

   君行苦重听,       我言以笔宣。

   谈到会心处,       相对一冁然。

   加餐新竹笋,       酬写旧花笺。

 

 

    散之吟成七绝十首代函奉赠汝舟予勉效

     之仅完成九章柬奉汝舟兼寄荪若

        其一  万里归车下贵阳,党恩渥若总安详。

              最难文革澄清后,  仍有诗书十四箱。

 

       其二  求医因病到横江,  为访安庐见易安②。

              在野不忘犹问讯,  故人情意重如山。

 

       其三  散之老至耳双重,  中道吾君也闭聪。

              犹有五根尘未净,  山欢水笑太阳红。

 

       其四  久客他乡回故乡,  家园处处换新妆。

              其中多少翻身事,  和靖曾当水部郎③。

 

       其五  山河迢递夜郎西,  苗汉生涯物质齐。

              四季如春留客雨,  知君不忍别花溪。

 

       其六  自明难饮杯中物,  张渡同来江上村④。

              往事已非云共散,  春秋付与日车翻。

 

       其七  君居襄水我乌江,  二水中分驷马山。

              今日凿开通扬子,  几时访戴剡溪间。

 

       其八  闭户自甘拥败絮,  几时风雨故人来。

               水流花放明年日, 相见何妨尽一杯。

 

       其九  九首吟成渺似芥,  自惭带水又拖泥。            

     落花不扫当红叶,  贮入空囊慢慢题。

 

 

       为全椒文化局建立

      吴敬梓先贤纪念馆题句

         敬梓先生全椒吴,     儒林写出群丑图。

        经义是谁成八股,     羁縻士如辕下驹。

        以禄取人人尽竭,     为官饭碗坚如铁。

        多少英雄入彀中,     屋润身肥民之血。

        饕餮如何白昼行,     烛幽鬼魅无隐形。

        世人几时无剥削,     到处犹存严贡生。

        先生不眠被犹薄,     冬夜无火冷彻骨。

        幽情邀得故人来,     暖足环城踏明月。

        一生讽刺笔如刀,     不似扬雄自解嘲。       

  争奈老来常断米,     扬州死去太萧条。

 

 

        故      人

        故人归去又春残,     寂寞江头只范丹。

        迅急汽车挽不住,     载风载雨到钟山。

   

          

        回絮飘风天外斜,     是谁碾玉弄纷拏。

        开门大地全无垢,     入眼疏篱尚有花。

        争料青山头也白,     如何绿蚁酒难赊。

        茫茫万径行人绝,     独见寒江一钓槎。

  

      与散之同游栖霞寺

         江南久已无王谢,     工厂红楼城外新。

        车上故人时指点,     山山犹带六朝青。

 

        栖霞古刹久知名,     到处伤心砸烂痕。       

  剩有断头石佛在,     造成浩劫是何人。

 

         借    笔

        江北江南风雨连,     春寒不畏竟归旋。

        手扶藤杖亲相访,     言借毛锥忘未宣。

        留我加餐新竹笋,     为谁谱写旧花笺。

        少小作书临羲献,     赢得人间养老钱。

 

        瓜    瓞

             枝分派衍,       本乃一元。

             真诚互助,       科学种田。

             公社为体,       机械在前。

             布衣作息,       瓜瓞连绵。

 

    柬散之参加五届政协归来

        年交八一破天荒,     政协中央拓协商。

        电视台前逢老友,     光明报上读华章。

        五子张郎吕氏种,     陈平周勃汉家邦。

        会议欢呼第五届,     认清路线走康庄。

   

         燕    子

         故人会议首都行,     到处层楼燕子鸣。

        难怪乡村消息断,     高飞已入北京城。

 

        纺  织  娘

    秋夜不闻纺织娘声近十年矣,即青蛙、燕子、候鸟亦少相见。

 想受农药毒害,或死或远去,思之不寐,作吊纺织娘七律一首。

         残花零叶夜昏黄,     映地徘徊影树长。

        当户不闻声唧唧,     空堂只见月荒荒。

        独寻秋草无消息,     坐对鸳机有感伤。

        争奈田头污染重,     休将农药当琼浆。

 

 

        双    抢

    抢种先抢收,      我起日未出。

   燃灯做晨炊,      雄鸡正喔喔。

   开门步行陌,      三星犹在屋。

   男女竞争先,      一割复再割。

   呼童拾遗穗,      岂忍一粒落。

   灌水急插禾,      田水午烫脚。

   蚂蝗叮我胫,      蠛蠓扰我目。

   喜有拖拉机,      翻土来往速。

   疲极各休憩,      西山日将薄。

   明月复支援,      照地如秉烛。

   趁此晚风凉,      干劲鼓尤足。

   为国多打粮,      拼命有何说。

   新谷既输仓,      农事秋未没。

   不因农事苦,      但愿双季熟。

 

        邻    妪

            邻翁已谢世,      邻妪支门户。

           二子不在身,      一媳病朝暮。

           去岁搞三改,      中稻未成熟。

           何处来急令,      强迫日夜割。

           火速栽晚季,      禾穗弃田脚。

           风雨湿生芽,      狼藉遭零落。

           晚稻无收成,      从此难生活。

           毁灶土肥田,      空厨鼠走出。

           大队办食堂,      一釜千人嚼。

           糠核煮浮萍,      排队争瓢杓。

           谁人夜加餐,      食堂明火烛。

           邻妪饿已死,      病媳气犹续。

           尚有两小孙,      抬尸前山麓。

           无力取土埋,      忍弃在沟壑。

  

       病    起

  病卧近三月,      病起杏花开。

  出门百事新,      春色到蒿莱。

  归燕不相识,      邻翁谓我衰。

  种花灌小园,      防滑避青苔。

  清晨理柔术,      步履艰往来。

  国是日亦佳,      桑榆晚景催。

  江南怜故友,      头白未能回。

  念念君子心,      何以慰余怀。

 

     访秋萍问散老病体①

        村头拄杖访秋萍,     问病江南项子京。

        到此为何惆怅甚,     依然满树晚蝉鸣。

 

【注释】  

    ①秋萍:林散之儿媳,林筱之(昌午)夫人,其时家住江家坂村。

   

       赠李生(秋水)

        频年未见李生面,     记得相逢在石头。

        风雨两间惟白屋,     酸辛一部剩红楼。

        分工能牧承宫豕②,   遣兴还描韩滉牛。

        三五半村明月夜,     几回有梦下扬州。

 

 

      卜算子.咏梅

           独自抱寒馨,        傲骨空千古;

           赢得人间最好评,    不畏风和雨。

 

           近水弄横斜,        早识孤山侣;

           羞与千红万紫开,    聊伴冰花舞。

  

       读散之画册

    七二年秋,晤季子汉章、唐君大笠于林散之先生江上草堂。 大笠携来散之昔年为其所作山水小帧十六页,装池成册,邀予观赏。展读三四,未忍释手。其用笔圆润刚柔有力,不同于古人,不同于今人。所写皆经游踪,反应山川真面目,其笔在蹊径之外。予与散翁订交五十余年未能获此佳作,宜宝之可也。

    大笠云:林老作画是笔笔写上去。予答云:犹能笔笔折下来,不粘不脱,时如钢锥画沙,时如破屋漏痕。季子笑云:二君之言甚是。予于七六年有诗赠散翁云:先生作画如作书,春蛇入草秋藤枯,先生作书如作画,铁划银钩悬笔下。盖六法之中蕴藏八法之奇,善画者必能善书,散之诗人亦现代书家,故下笔非同凡俗。

    北京赵朴初老人评其诗书画为三绝,实非虚誉,质之大笠以为何如。

                                         一九七八年四月九日友人邵子退跋 

附:

 子退夫子函丈:

    去岁赴乌江,再次聆教,幸甚!

    林散之师山水画册曾面陈一览,林老亲自建议请邵老题跋,至今尚无信息。

    邵林二老定交数十年,题林老画册舍先生实无第二人更为合适。 因此,万勿推辞,并望对林老的情况和艺术成就作些记述。

    现寄上画面大小的空白宣纸若干以备用,等题就赐下重付装裱。

    肃此敬请     

春安 !  

                                                       唐大笠 上       78.3.12 夜   

 

 

        梦黄山

             老炊三十年,      未能忘笔墨。

            斜日望江南,      长天共一色。

            昨夜梦黄山,      黄山非人间。

            但愿长梦梦,      有家不须还。

            不须还,          何所适?

            此身好向山中掷!

 

 

        秋    山

        对岸秋山醉未醒,     帆樯来往柳梢行。

        盈盈一片长江水,     波浪高低也不平。

 

  

        二    月

        二月君归春正浓,     江头山雨树朦胧。

        坐对窗闲笔代语,     索书人至笑从容。

        时依藤杖来相访,     拟借毛锥未尽情。

        少小作书为爱好,     老来糊口杖挥毫。

 

      甘 棠 四 绝 句

         不羡诗翁羡醉翁,     提壶挈榼趁春风。

      披襟坐对江南岸,     无数青山入眼中。

  

     社园争奈小虫何,     桃叶桃根咬破多。

     惟有蜜蜂无恶意,     朝朝花里作媒婆。

 

      稗官未读试茶经,     蟹目松风鱼眼生。

         盼得故人随意至,     一壶云雾话幽情。

 

         汽车站外是吾家,     迤逦新河一带斜。

         不植夭桃不插柳,     门前多种向阳花。

 

 

        新构初成二首

         未了尘根结念深,     又从园外觅春林。

        七拼八凑迁来屋,     万苦千辛老去心。

 

        松木葱茏仍旧荫,     江山迢递助新吟。

        人生乐事诚无量,     一觉窗前好梦寻。

 

        作画二首

  作画何妨当作书,      圈圈点点笔头粗。

  青山坐对江南岸,      粉本谁知架上无。

 

  人情冷落世情殊,      画个青山聊自娱。

  点点圈圈无意趣,      不堪浓淡笔点粗。

 

 

          思散翁

    最怜踏遍青山足,老卧江南病不行。

    两耳无闻以眼听,手残书画更精神。

 

附录: 

 

             邵公子退生平事略

 

                             毕虚之

    邵公光晋,字子蜕(子退),为吾乡之宿儒,乃散翁之畏友。一生不慕荣利,淡泊明志,高风亮节,早已誉满乡里。遗作有种瓜轩诗草一篇,由其令孙邵川搜集整理,并经过林老之赞许,不久即将付诸枣梨,嘱予为文,以述其梗概,兹撮要介绍如下:

               

               一、家学渊源

邵公子蜕之祖父号椿楼先生,清咸丰年间之举人。虽工于试帖之文,却不落前人窠臼,予曾亲见其自题肖像七绝一首,其词曰:

            八十为中寿,    精神尚可支;

            书曾传子弟,    经又课儿孙;

            苜蓿盘犹侍,    林泉乐不疲;

            天然清静福,    此外复何期。

为人之高尚,作诗之清新,于此可见端倪。

其令堂大人号鲤庭先生,与吾祖父绍修公同为清末秀才,不仅长于经文之学,抑且善为卜筮之术。老先生自幼即钻研其远祖康节先生之梅花造诣颇深,但从不为外人道,亦不向子孙传。因老先生认为此道之奥,踪近迷信,公诸当今时代,恐有不妥之处。老先生亦工为诗歌,予曾见其所作七律一首。

       七律为叠字诗,词曰:

         急急忙忙白了头,    朝朝暮暮几时休;

        人心曲曲弯弯水,    世事重重叠叠山;

        古古今今多改变,    贫贫富富有循环;

        将将就就随时过,    苦苦甜甜总一般。

 词极为工整,味尤隽永。其七绝一首,词曰:

         莫把等闲看父母,    要留榜样与儿孙;

        外界于今多异说,    中华自古重人伦。

并以之作为家训。鲤庭老先生不仅工于治学,亦善于治生,所谓“种瓜轩”即老先生“种瓜憩庐”之遗业也。蜕公为鲤庭老先生之幼子,行四,故乡人称为邵四先生。由于家庭之熏陶,加以天赋之聪颖,故而有此深造,卓尔不群,虽曰基因之可贵,然亦不可抹煞其勤奋之精神也。

 

                 二、立志向学

    蜕公生于清末民初之际,科举既废,学校方兴,但规模简陋,师资缺乏,一县之内,仅有初中一所,时办时停。因此先生感到无可进修之处,而家庭环境又比较优裕,遂立志在家自学,习为诗古文词,尤爱书法艺术,其目的在于自我陶冶,并无意与世竞逐也。不久,又与林散翁,许朴庵,章敬夫,等前辈相交游,互相切磋,駸駸日上。因而更加立志向学,习为诗词,曾为予书一对联,文曰:

                     多情怀酒伴。

                    余事作诗人。

字迹潇洒,情怀超脱,惜乎在抗战期间化为灰烬,迄今思之,犹觉痛心。由于先生既未应科举,又未入学校,因而一度执教于乌江小学,学校要填报职员履历表,先生慨然叹曰,余乃布衣之士,无可填报也。大有黄季刚先生在前中央大学任教时,曾愤然作惊人之语曰:“临表涕泣,不知所填”之韵事也。先生光晋,幼时原字亮初,后改为子蜕,曾语予曰,幼时曾为对联,将亮初二字作为嵌字联曰:

                  亮得人情薄似纸,

                  初知世事乱如麻。

此事知者极少,对予印象最深,特为之介绍,以供谈助。

 

                 三、师友切磋

    子蜕不仅与散翁为挚交,以诗画相砥砺,而且博交益友,广寻良师,据予所知者,蜕公除与散翁经常互相切磋而外,其他良朋如张汝舟、卫仲璠、洪自明、扬笑枫亦皆高明之辈,诚挚之交。过从虽不密,获益却不鲜也。至于良师方面,则有近代国画大师黄宾虹,清末进士张栗庵(著有《观复堂文集》),一度曾在中央大学旁听受教于黄季刚(黄侃,国学大师),汪旭初(汪东,中央大学院长)诸名流。而金大教授邵仲香,北大教授梁漱溟,亦皆与蜕公相识,相交,对于公之长进,不无裨益也。

 

 

                四、治生有术

    蜕公一生既未从政,也未经商,设塾课徒。在校教学时间,亦极短暂,略有遗产,然而仰事俯蓄,谈何容易,由于蜕公持家有道,治生有术,又得贤内助范(期柔)四娘之互相敬爱,共同撑持。秉祖宗之遗训,以耕读为家风,特别是服膺曾文正公之八字家训──早扫考宝,猪蔬鱼书。所以一面治学,一面生产。并学会栽培技术,种竹种桃,继承鲤庭公之种瓜憩庐,又自辟新桃园一座。莳花种竹,蔚然成材。解放以后,蜕公曾语人曰:“予之生计,仅凭此一剪”。因当时乌江桃园聘公为技术指导。蜕公曾为予阐述曾文正公八字家训曰:“早”者,黎明即起,“扫”者,洒扫庭除;“考”者,敬老重贤;“宝”者,尊重别人,“猪”者,养猪致富;“蔬”者,崇尚素食;“鱼”者,取其鲜美;“书”者,重视知识。此八者,相辅相成,终生获益,治家养生,唯妙诀也。

 

                 五、终生布衣

     以蜕公之家世,虽非大富,亦属小康,若从事经商,早成巨贾矣。以蜕公之交游,军政学界,朋辈良多,若欲求职,易如反掌也。但蜕公从无应世之念。更恶奔竞之徒,淡泊自甘,终生布衣,与农友闲话,为老妪作诗,从不以文人自居,更不屑与俗吏交往,诚为陶渊明先生之所记“忘怀得失,以此自终,啣觞赋诗。以乐其志。”蜕公诚不愧为羲皇上人也。

                                           乡晚毕虚之撰                          一九九二年九月三日

 

 

                      后    记

祖父邵子退生于1902年3月暮春,卒于1984年11月5日。家居安徽和县乌江百姓塘村。稚年受业于曾祖父邵鲤庭诵习诗文史籍;尤为酷爱书画艺术,12岁时初识龄长5岁的林散之和许朴庵先生,二年后三人结交于历阳一寺庙,时人称誉乌江松竹梅三友;弱冠之年在里教授私塾,解放后置身家乡松山之上,犹以剪桃种瓜,读书为乐,自谓“种瓜老人”,又号“瓜田”。六十年代又移居乌江镇,筑茅屋数椽,吟诗论文,聊以自娱,终身不止。

抗战时期,祖父即有《种瓜轩吟草》一册,多有唱酬于林散之、许朴庵之友诗作,其时林散之有诗记之《戏题子退小册子后二首》“闲来入子房,读子小文章。文小字更小,令我意彷徨。又读子诗册,句句生五色。可惜改涂多,多少认不得。”可恨全毁于战乱之年,痛惜无已。

晚年亦有诗作若干首,祖父病故后是我从家中的书堆中搜罗出来整理成册,集为《种瓜轩诗稿》。此册诗稿初次整理后,得到林老和荪若大妈的认真校正,现在我又将诗册重新整理并加上说明和注释。其中或有说明不清,注释错误,请读者不吝批评指正。

李秋水老师和乡亲毕虚之先生能在百忙中给予赐稿并提供宝贵的历史资料,武钦忠老师给予精心地拍摄书画作品,谨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

现在诗稿终于刊行于世,亦可慰祖父于九泉之下耳。

 

                                                     邵  川                      1985年1月14日初稿于南京

                                          1993年10月16日再稿于和县种瓜轩

 

 

 

       可怜独立开生面  湿处能枯淡处能

                            ──诗友遗诗感散翁

 

                                   古  平

     很久未去拜望散之老人了,日前陪一位北京来的朋友去求字,便一同驱车前往玄武湖林老寓所。

   “你为何几年不来,我很想你,想和你谈谈心......”老人的话使我必头一颤。我自己也闹不清瞎忙什么,平常不登门,有事求他才去一趟。他要是狠狠骂我几句,我还好受些,偏偏他说出那样充满感情的话来,我不禁鼻子发酸,泪水差点溢出眼眶。

    我认了错,并表示知错必改,林老才渐渐露出笑容。他便和以往一样,用笔交谈起来。

    我问林老近来有何诗作,老人说从此不写诗了。我大吃一惊。林老爱诗成癖。他曾有这样一首诗谈他的诗癖:“有癖虽为累,癖成尚自宽。有诗堪送老,此病戒真难。一字嗟霜鬓,半生误岁寒。可怜李长吉,呕血事辛酸。”南京教师进修学院曾为林老出了一本《江上诗存》,其中有从1928年起写的诗作2000多首。现在,林老虽已年迈,却是一日不停笔的。这回怎么要和诗绝交了。

   老人接着告诉我一件伤心事:他有一位老友邵子退在家乡乌江病故了。去年82岁,比他小5岁。这使林老十分哀伤,他当即作《哀子退》一首:“从今不作诗,诗写无人看。风雨故人归,掩卷发长叹。昨日接电报,知君入泉下。犹闻咳唾声,忽忽冬之夜。”林老还告诉我,他过去每年清明节回乌江祭扫祖坟,总要与老友欢聚不离。今年他不忍心去看故人的新坟,破例没有回乌江。

   林老站起来,到卧室取出了一本油印的《种瓜轩诗稿》递给我。这是邵子退的一本遗诗。翻开第一页,就是林老亲笔泣题的上面那首《哀子退》。第二页是邵子退的《散翁》一首“百子亭边一散翁,挥毫强劲逞东风。可怜独立开生面,湿处能枯淡处浓。”

    邵子退老人,我是认识的。那是几年前曾专程去乌江拜访邵子退。老人热情地接待了我,跟我谈了许多林散之小时候的趣事。我在邵老家还看到不少林老的字画,都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林散之和邵子退少年时代就是很好的朋友。林老的诗集中,有不少就是为邵子退而写的。70年代初,林老为邵子退画了一本画册,不见来取,便作诗催他。诗曰:“点泼十余纸,淋漓一气成。瑕瑜有互见,深浅总多情。应识残年叟,无辞太瘦生。画成君不到,明月待三更。”

    前几年,林散之听说邵子退得了气喘病,终夜不能寐,慨然作诗5首送给邵子退。其中有两首是“记与君相识,年才十八九。书画相期许,谈论忘申酉。忽忽六十年,今各成衰朽。天地真无情,白云幻苍狗。”“我身在江南,我心在江北。相去不百里,迢迢一水隔。犹忆窗前竹,摇曳风雨夕。相对一灯青,抚怀话今昔。”

    1977年林老生病住院期间,对平生爱好不忍抛弃,躺在病床上仍吟哦不止。他在诗中思念邵子退:“相亲少小两无能,六十三年一老朋。风风雨雨忘未了,秋山瓜又熟东陵。”

    我随手翻阅《种瓜轩诗稿》,邵老的很多诗也是赠林老的,字里行间,一片深情。诗稿最后一页有一篇《后记》,是邵子退的孙子邵川写的:“我的祖父视当代书法大师林散之为畏友,订交70年。我将他遗作整理成册送与林老校阅。林老看了这些诗很高兴地说:‘你老爹真保密,作了这些好诗,一首也未送我看。要不是这次病故,我如何看得见呢?’”

    林老将《种瓜轩诗稿》转赠我一册。这位书法大师对诗友的一片至情深深地感染着我。老人对我的厚爱更使我的内疚心情难以平静。

                                          摘自1985年8月8日《爱国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