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介绍种瓜后人的书画艺术及著作

 
 
 

日志

 
 
关于我

邵川,男,汉族,字祖和,号种瓜后人、别署瓜瓞。1954年10月出生于安徽和县乌江镇。 现为林散之研究会理事、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中国书法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 自幼受其祖父邵子退及林散之的影响,并以勤奋好学而得林散之老人的赞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而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史树青先生看到邵川的山水画之后竟大动“怀古之思”。 电子信箱:ZGXH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如漆交亲一代无—记邵子退与林散之的友情(二)  

2009-12-01 10:04:34|  分类: 种瓜轩漫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散之先生于1898年11月20日(夏历10月7日), 出生于江浦江家坂。林散之的祖父,居和县乌江七棵松,家境贫穷,以捕鱼为生。生有三子一女,长子名成兴,次子名成璧,三子名成璋。后为捕鱼之便,举家迁至江浦县蒲圩。

大伯父林成兴18岁投军,在军中结义兄弟九人,龄最小,人称“林老九”,赐巴图鲁,封建威将军,驻大同镇守雁门三关。以威猛刚介遭仇家暗杀,殒于任所,归葬祖籍乌江七棵松老茔。

七棵松,位于乌江镇百姓塘村前山洼,古云:前山洼、前山洼,青天白日鬼打架。距乌江镇西北五华里。

蒲圩,属江苏省江浦县林山乡,距乌江大桥之北三华里。林山乡位于县境西南,南临长江,西至驻马河,与安徽和县乌江镇为邻,总面积57.2平方公里。二十一世纪初,林山乡亦易名为乌江镇,属南京市浦口区。

二伯父林成璧与父亲林成璋为双胞胎,在大伯父去世后,二伯父由于无人拘管,专横独断,总揽家政大权。

父亲林成璋天性诚厚,无意功名,又不善理庶务,惟以读书消遣。先娶黄氏,早亡,遗有二女。后于35岁时续娶和县名门吴氏女,婚后第二年在江家坂大宅生下林散之,中年得独子,举家欢腾。

林散之在叔伯兄弟中排行第五,遂呼乳名“小五子”,以致后来家乡人尊称为“林五爷”、“林五先(生)”。其祖籍就在乌江百姓塘村前山洼之七棵松。

林散之幼年时期就表现出了对艺术的酷爱,在家境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学习非常勤奋,5 岁即喜涂鸦,时常拿起纸笔写写画画,并能对物写生。6岁入村塾读书,初学描红,继临颜真卿、柳公权、兰亭序等字帖。9岁时,即以水浒传、三国演义肖像为范本,慕仿勾勒,笔意肖似。12岁已能为村邻书写春联,字体端正浑厚有楷法。14岁失怙,仅与寡母弱妹相依朝夕。15岁时由其父友人曾子亭介绍至南京从张青甫学人物。

因慕元代黄大痴,清代王二痴之为人,故自命为“三痴”。表现现出了对书画的一股“痴”劲,这对他后来不畏一切艰难险阻,终生顽强不息地攀登艺术高峰,委实是极其重要的因素。

林散之每次来百姓塘不是吟诗,就是写字、画画。三叔邵先倜回忆说:“那时家中有一本40×40宽的毛边纸画册,一张毛边纸夹一张玻璃纸,很美观,林伯来一次画一页。老家的包厢房墙上挂的四幅长条春夏秋冬山水画未裱,在玻璃框内;有一长横幅也未裱,写的字好像是杜鲁门开放政策,盖了三个图章,一个阳文方章‘林散之印’,一个小方章‘三痴’,还有一个阴文引首章‘五岳归来’。客厅挂的中堂字全是林伯的佳作,可惜解放后好多古书和林老的字画都被烧掉。林伯总喜欢喊我们小名字,如鹤子、黄子。我母亲会绣花,林伯在母亲房一条白布帐走水上画一个老母鸡带一窝小鸡,画好后拿母亲开玩笑说:‘四婶这是你带一窝小鸡’,说后哈哈大笑。母亲说:‘我被这许多孩子害死了’,林伯说:‘他们都是活宝。我说个故事,四个人搓麻将,桌子不稳,有钱人买富,拿个金元宝垫桌腿,无钱人说,这太费事,喊来四个儿子,说这里光线不好,桌子不稳,你们把它抬到亮处放稳。钱是死宝,孩子才是活宝。’”

我从未见过林老的工笔人物画,四叔邵先健曾对我说:“过去百姓塘老宅三老爹邵光煦(祖父邵子退三兄)的书房中,有一幅林老画的《昆仑奴》人物图。画的下方是一个深宅大院,琼楼玉宇,夹道回廊,古木耸入云宵。上方一大侠挟着一名美女飞驰于云雾之中。这幅画说的是,清室某一王爷家来了一位官人带着他的公子。在王府中,一歌女见到公子,顿生爱慕之情;而公子看到歌女正是少女花季,长得水灵可爱,一见倾心。因碍于大庭广众之下不好开口,又要避开众人耳目。少女伸出手掌向公子翻了三下。公子回家后,百思不解,终日闷闷不乐。公子家有一奴名‘昆仑’,见状后,问其故,公子实话向告,昆仑奴解释说:‘此女对你一见钟情,手翻了三下,既告之你在十五月圆时,来王府相见。公子如若前往,奴可为其引路。’到了十五那天晚上,月明如昼,昆仑带着公子翻越王府,进入深宅大院,用铁锤击毙恶犬,于少女相会。然后又将少男倩女一一救出。”遗憾的是这幅画散失于战乱之年,不能使后人一睹其风彩,实为痛惜。

祖父青年时期,正值清末民初之际,科举已废,学校方兴。一县之内仅有初中一所,小学数所。当时乌江小学叫“乌江三小”,1932年县立乌江高级小学建立,由大祖父邵光曙(寅初),任第一任校长。新建校址于广圣禅寺东侧,仅有校舍十余间,小型操场一座,教职员工七人,学生约百余人,分设高小一个班,初小三个班。然而当时该校之教师阵容,却颇具实力。如祖父主讲国文,深受学生欢迎;我的外祖父范期传(1896—1960,字允中,号甲三)精通数学,一新学生耳目;聂贤文老师以其魁梧之体,洪亮之嗓音,加以擅长球技,教体育游仞有余;陈绮文女士以名门闺秀,时代女郎,秀外慧中,能歌善舞,担任音乐及美术老师,开风气之先河。祖父在乌江小学教书,至1933年任期3年,其教授的学生中不乏有成材之学子。如祖父的亲侄子邵先杰(劭),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十一期,毕业后即投入抗日战争。我的大舅范培风、表伯汪遵诲同时考入南京金陵大学农业专修科。

祖父在小学教书期间亦博交益友,广寻良师,除与林散之、许朴庵教师经常互相切磋外,还与章敬夫(书简)诸友经常闲游相晤。在林散之的倡议下,他们成立了一个读书社,根据《诗经》“嘤其鸣矣,求其友声。”因名其社曰“求声”。并且规定“来者自今月必有文,文三首不限一体;月必有诗,诗三章各言其志,相印相证,相切相磨,以期勿负‘求声’之意云耳。”

此后,诗社又发展五人,其中有张栗庵之子张伯禧,全椒鲁默生,合肥六中张汝舟,还有和县城人雕慰农,合肥卫仲璠先生。此九人者,当时人称“皖东九友”。这是跨和(县)含(山)、全椒三县之文坛盛事。

以上“皖东九友”,鲁默生、雕慰农、张伯禧死于解放前,章书简死于三年困难时期。许朴庵生于1896年,名才余,字润甫,别字太朴。乌江四联大队许庄村人。解放前在乌江一带设塾课徒达16年之久。民国二十五年,先生参加了和县在香泉区署举办的塾师训练班,有感而作了一首诗:“五十无闻吾道穷,那堪世运醉欧风。老来犹学邯郸步,怕听檐前又打钟。”解放后在乌江桥北东岳庙小学教书。先生擅写传记、散文、墓志等,著有《自怡集》,可惜“文革”被烧。1972年病逝于乌江,终年76岁。剩余为张汝舟、邵子退、林散之三人,“文革”后均有往来,而卫仲璠先生执教于芜湖安徽师范大学,少有来往。张汝舟先生1899年生,全椒县章辉乡南张村人。中学毕业后,因家贫乃至江浦县三虞村课蒙,经常来往乌江,相识“松竹梅三友”。1931年毕业于南京东南大学,后任聘于合肥省立六中,任高中国文教授。1945年抗战胜利,先生被聘为贵州大学中文系教授。1971年9月被遣返回乡,1982年1月22日竟因脑溢血不幸病故,享年八十。“皖东九友”最后惟林散之、邵子退两位老人。二老年差4岁,少小相知,到老尤浓,诗画交亲,有逾手足。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