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介绍种瓜后人的书画艺术及著作

 
 
 

日志

 
 
关于我

邵川,男,汉族,字祖和,号种瓜后人、别署瓜瓞。1954年10月出生于安徽和县乌江镇。 现为林散之研究会理事、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中国书法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 自幼受其祖父邵子退及林散之的影响,并以勤奋好学而得林散之老人的赞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而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史树青先生看到邵川的山水画之后竟大动“怀古之思”。 电子信箱:ZGXH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如漆交亲一代无—记邵子退与林散之的友情(三)  

2009-12-15 09:07:36|  分类: 种瓜轩漫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祖父于1935年秋和林散之及学生林秋泉一道开始了对九华山和黄山的旅游写生,他们三人由乌江驻马河口乘船沿长江溯流而上至铜陵县大通镇,再由大通乘舟至青阳童埠,由童埠循青通河(青通河是流经青阳的一条河流,发源于九华山脉。“溪行甚浅,舟人扶之以渡。”)经元桥到达青阳蓉城登岸,在蓉城稍作修整,即奔九华而去,“迤逦青阳来,修途骋健足”。游完九华山,再寻道上黄山。上山以后,他们以文殊院为落脚点,早出晚归,踏遍四周的峰峦溪谷。“杖履所至,笔歌墨舞”情之所钟,化而为诗。

黄山归来后,祖父又任职于金陵大学农学院乌江农业推广实验区。实验区办公地点是在乌江中街原清朝皖南巨富洪氏所建的当铺。房屋之多,规模之大,在和县之内是前所未有的,正适合实验区办公住宿之用。实验区主任开始为李洁斎,以后由金大教授马鸣琴先生负责领导乌江实验区的工作,有着很强的科技力量和管理办法。实验区下设大树狄、蒋家山、居茶庵三个实验农场为基地。科技人员分别到基层指导科学种田。主要以美国“德字棉”品种为龙头向广大农村推广。并建立农民协会组织,由南京农民银行贷款扶持农业生产。金大教授邵仲香、周鸣懿不时来乌江讲学,每年还带学生分批来实验区参加实习,当时农村因有实验区大力支持,又有农民协会组织,深受农民欢迎。祖父因受马鸣琴教授聘请,负责农贷推广和一切文牍工作,因祖父为人忠实可靠,故深得领导信任,至始至终,未尝更易。所以祖父经常与南京金大和农民银行联系工作,从而认识了金大教授邵仲香,以及在山东邹平县创办乡村建设研究院(吾乡大周村周怀珍曾在该院学习过)的北大教授梁漱溟。他们经常往来,互相参观学习,交流经验,推广科学种田。平时除阅读一些进步书籍外,还学习科学技术,交流学习心得,以此使农业科学技术不断推广发大。祖父曾作一对联供农民春节使用。其文曰:

               有土皆生产,

               无地不造林。

于此可见卓有见识,今而印证矣!正当他们将轰轰烈烈地大干一场时,不久抗日战争爆发了,日本鬼子驻守乌江,而实验区的工作被迫停止,基地受到破坏,人心惶惶,各奔东西。祖父不得已又避难回到百姓塘老家。终日读书、写字作画、吟诗论文。

邵仲香在《我所了解的金陵大学农学院》(1981年6月24日)中云:

金大农学院其他学科,虽常称系,但不授学位,如农业推广系、蚕桑系、棉花系等。

农业推广系是很有特色的。它不是一种学科,而是宣传推广新的农业成果。例如:办理乌江农业,推广实验区。乌江乃古代楚霸王项羽自刎的地方,在南京上游约50公里,盛产棉花。1920年,金陵大学农学院为了推广美棉,在该地开办棉场进行试种,还兴建轧花机厂,办小学、诊疗所、信用合作社以及农会等。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曾在该处合作社向农民做贷款业务。自开办起,十几年内经营颇盛。后与政府合办,国民政府实业部出经费,金大农学院出人员,直办到日军侵占南京为止。

(《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十七卷,文化教育编,中国文史出版社,1996年版)

三年困难时期,祖父由乌江街下放回到家乡。当时故宅已毁于战乱,祖父不得已,置身于松山之上。山上四无人家,殊为寂静。传说有狐鬼为枭,入夜常见磷火出没。村人视为畏地,祖父则视为乐土。于荒畦断垄间,刨土栽桃,攒垄种瓜,筑茅屋数椽,名其曰“种瓜轩”,自号“种瓜老人”。故事出于《史记·肖相国世家》:“秦时,有邵平者,封为东陵侯,秦亡后,成为布衣人。家贫,种瓜于长安城东,瓜有五色之美,世人谓之东陵瓜。”祖父继其父邵鲤庭“种瓜憩庐”之遗业,日以剪桃种瓜为业,夜则挑灯读书为乐。其间创作了不少诗文书画。有《山夜》一首:

    早睡无灯火,空山绝四邻。

   踏松枭叫夜,觅食鼠翻瓶。

   霜重破窗入,月生漏屋明。

   有儿谁负米,寂寂梦难成。

其时其情其境,入木三分,若非身在其中,决难出此。

扬子晚报陆华先生在《种瓜老人邵子退》一文中云:“《种瓜轩诗稿》中不乏

反映农村生活的清新之作。但这些决非一般田园诗可比。如《山夜》一首,其时其情其境,入木三分,若非身在其中,决难出此。掩卷遐思,遥念乌江其地,不独有力拔山兮气盖世之楚霸王遗迹,且人才辈出。中华古老文化精粹所在,岂独都市学府,亦藏富于民间山野,穷乡僻壤如乌江,耕读自奉如邵子退,当为适例。由此观之,诗书画三绝大家林散之其人能起自此山林,那就不足为奇了。是丰沃的民族文化土壤,养育了一代名师么。”

还有令人鼻酸泪下的,如《邻妪》诗:

       邻翁已谢世,  邻妪支门户。

       二子不在身,  一媳病朝暮。

       去岁搞三改,  中稻未成熟。

       何处来急令,  强迫日夜割。

       火速栽晚季,  禾穗弃田脚。

       风雨湿生芽,  狼藉遭零落。

       晚稻无收成,  从此难生活。

       毁灶土肥田,  空厨鼠走出。

       大队办食堂,  一釜千人嚼。

       糠核煮浮萍,  排队争瓢杓。

       谁人夜加餐,  食堂明火烛。

       邻妪饿已死,  病媳气犹续。

       尚有两小孙,  抬尸前山麓。

       无力取土埋,  忍弃在沟壑。

 陆华先生云:“笔者至此,心悲难抑,几欲停笔。凡经历过我们共和国那沉重一页的,大约于此皆有切肤之痛。我的祖父和别的好多农村亲友,就是在那些年饿死的。据近年出版的薄一波回忆录称,那三年灾害期间全国饿死者甚众。偌大中华,写家万千,能对此直笔秉书并如此深切具体的,据我所知,可能唯此乌江一老农之笔耳。”

 当代诗评家北大教授谢冕先生在《布衣的友情》中说:“《邻妪》一首,堪称当今乐府,其直面人世的勇气,足可使今世文人为之汗颜。这一幅悲惨画面不是发生在元白写新乐府的时代。相信现今在世的许多人不仅耳闻且多为亲历,但是在他们的文字中保留的竟是那么少。他们写得很多,但很多之中偏偏少了对世事的关怀并表现出对历史的遗忘。而终老荒僻乡间的这位澹泊的人,却有如此浓重的现世关切和义愤。对比之下,当前文学中的那种享乐和游戏,那种在物欲面前的狂欢,多少有点失常。而贫病交加的这位默默无闻的乡间老者的精神状态,却要健全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