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介绍种瓜后人的书画艺术及著作

 
 
 

日志

 
 
关于我

邵川,男,汉族,字祖和,号种瓜后人、别署瓜瓞。1954年10月出生于安徽和县乌江镇。 现为林散之研究会理事、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中国书法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 自幼受其祖父邵子退及林散之的影响,并以勤奋好学而得林散之老人的赞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而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史树青先生看到邵川的山水画之后竟大动“怀古之思”。 电子信箱:ZGXH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林散之与巢湖  

2009-07-17 15:24:38|  分类: 林散之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日军占领了北平丰台,标志着中国全面抗日战争的开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北平和天津相继失陷。11月12日,日军占领了上海以后,兵分两路,进攻南京。为了配合陆军的进攻,日空军开始了对南京及南京周边地区的轰炸,江浦、乌江、和县一带都成了日军的轰炸目标。

乌江离南京很近,日军入侵后,林散之的江上草堂树木被砍伐殆尽。一段时间内,一种压抑的情绪使他疏于学业,“抛荒书画知多少,海岳平生愧米颠。”往日所购的铜雀台瓦砚,如今也搁在一旁,很久未用了。“可怜铜雀频年瓦,一卧空堂久未磨。”

此时林散之的书画声名日著,强梁之徒常恃势索字画,为了回避他们,林散之决定外出游历避风。

1941年春节后的2月3日(正月初八日),林散之拎起藤篮,拄着竹杖,首先来到邻县的含山昭关。

含山是林散之恩师张栗庵夫子的家乡。昭关,位于含山县城以北7.5公里处。东有马山,西有城山,整个山脉呈东西走向,连绵几十里,相传古时山四周均为湖泽,唯有昭关一途可越。昭关之所以闻名遐迩,主要是由于这里曾演绎了一场“伍子胥过昭关”的传奇历史事故。

来到伍相祠,怀念这位楚大夫和帮助他过关的东皋公。作《辛巳立春(2月4日)前一日,登昭关怀楚而作二首》:

岘首春王月,封疆认楚昭。

一关严故垒,三户冷归樵。

谁泣秦庭血?人吹吴市箫。

遗踪我欲问,何处觅东皋?

 

川谷迢迢路,遵行未倦身。

新年茆店酒,俭岁土关人。

星野仍分楚,兵戈几易秦。

三千珠履尽,不忍忆春申。

又作《子胥像》:

故郢春仍好,残关一角留。

兴亡念囊瓦,饥渴惜渔邱。

短发三更白,长箫八月秋。

投金与掘冢,两不失恩仇。

(《江上诗存·卷十三1941-1942年》)

秋,林散之又来到无为县,游蟂(蟂即老蛟,传说矶下有古洞,老蛟潜藏洞中,风雨之夜,常作龙吟,故名蟂矶)矶孙夫人庙。孙夫人庙位于无为县城东75公里的长江西岸蛟矶山上,又称蛟矶庙。蛟矶山是座从江边凸向江心的矶山,临江而立,与芜湖隔江相望,三面皆水,崖壁如削,终日为云烟水雾所撩绕。蛟矶山有蜀望台,台上建灵泽夫人祠(即孙夫人庙),史书云:“孙夫人庙,左像玄德,右像孙夫人,筑层台居之,名曰蜀望台,台高二丈六尺,宽八丈。”明郭子章著《蜀望台记》云:“矶上祠为照烈孙夫人庙,矶即夫人死所也,夫人省母过江不得归,闻先生崩蜀,恸哭自沉此处。”林散之谒孙夫人庙后,作《枭(蟂)矶孙夫人庙二首》:

风神遗落浦,江表一孤岑。

已尽思吴泪,犹存望蜀心。

芙蓉秋梦远,芦荻夜潮深。

幽恨成终古,空传青鸟音。

 

伤离私祭日,千载感枭矶。

斗帐平生剑,云罗故国衣。

芳情归帝女,遥怨永江妃。

唯有鸾旗在,朝朝展翠微。

(《江上诗存·卷十四1942-1943年》)

林散之与巢湖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游览了孙夫人庙以后,乘船进入内河永安河流域,又经襄安入西河流域而上,途经庐江境内的榆树拐、永安联圩至黄陂湖。两岸风景秀丽,景色宜人,他在《襄安江中》写道:“寂寞襄安里,孤舟乘晚风。长河寒浪碧,晚日大荒红。野战惊秋柝,宵征感断蓬。沙凫不解恨,游息蓼花中。”

到达庐江境内,他首先来到了离县城东南15公里的庐江八景之一的黄陂湖。湖内多莲藕,纵径10公里,宽3.5公里,水位最深为10米,相应水面积37.9平方公里,为庐江的一处胜迹。此次游历留下了《黄陂湖三首》:

清湖何弥弥,恍疑碧落界。佳境谁能画?南宫自下拜。

仓皇世变中,几见风云迈。何处避秦兵?聊此弄清快。

羡绝湖上翁,手拾黄柑卖。日得几文钱,鱼酒供一嘬。

人生自有乐,青紫真如芥。悟兹云水心,始觉人间隘。

老木枝独亚,残荷叶未败。笑余来何迟,徒令鱼鸟怪。

 

自我来庐江,黄陂湖两至。日坐一苇舟,空明动遐思。

来时一帆轻,归时双桨肆。俯视汀前莎,清浅争相媚。

远看山上松,空青夹冷翠。丹枫炫乌桕,点滴霜红醉。

湖山感大地,半多萑苻类。风物自无殊,惊心时代异。

行休吾之生,尘劳苦多累。眼见鸿雁飞,双双几行字。

 

平生爱秋水,南华私自许。世乱已如斯,谁作湖山主?

鹣鹣山中鸟,嘲哳日相语。鳞鳞水中鱼,恩沫时相煦。

与世自无争,于物亦无忤。奈何渔猎人,杀机召尔汝。

在山张纲罗,在水具数罟。坐使鸟与鱼,雌雄失俦侣。

吁嗟太昊情,万物胡相侮。我读齐物篇,清泪落如雨。

 (《江上诗存·卷十四1942-1943年》)

随后,他寻到了县城东门外横街朝墓巷周瑜墓址。拜谒这位三国时吴国大将,赤壁之战的功臣。墓地面积约5亩,有封无表,平地起坟,汉砖砌成,墓门向东,墓周绕以石刻栏杆,旁建木质六角“谈笑亭”。历经千年,冢塌亭倒。明正统七年(1442)重修,1942年又重修。游后,又寻庐江废城遗址,作《庐江怀古》和《循庐江废城观万骨冢,大坟累累然,成二绝句》。(《江上诗存·卷十四1942-1943年》)

林散之与巢湖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暮秋,无为、庐江游历归来后,在江上草堂作《倦归》一首:“水蒲绿上野人扉,小阁拥书正倦归。避雨每憐茅季伟,登山时忆谢元晖。脂韦已识方圆好,矰缴难忘左右违。羡煞江南白沙里,背人鸥鸟一双飞。”诗作成后于五十年代末画了一幅《倦归》写意画,画上一老者坐拥书房正在读书,此茅屋乃江上草堂也。

冬季,林散之又选择了和县的北部山区,日军足迹没有到过的地方去游历。在赴香泉的途中,他由乌江经卜陈至卜集河村埠山河高村的华严寺,走累了,坐在石阶上休息。此时的庙宇已经残破不堪,战时也无甚香火。一个秃头老和尚,和几个村民在一起,相对谈论一些上天下地,俗佛两界,颠倒古今,非常有趣的事。他把这件事记录下来:

老僧荒谬野人语,古树春秋破庙风。

苏子由来喜话鬼,叶公未必好真龙。

姑妄言之姑妄听,莫须有事莫须穷。

是非非是原无定,一笑苍茫万古空。

(《江上诗存·卷十一1939-1940年》)

来到香泉,他首先洗了一把温泉澡。香泉因温泉而得名,镇西有座小山,宛如倒扣的铁锅,名为覆釜山。山下地壳内流出的泉水,热气腾腾,香味浓郁,世称“香泉”。香泉还有“太子汤”之称,这与南北朝时梁昭明太子萧统有关。萧统27岁来到香泉时,一身疥疮,痛苦不堪,每天都要到香泉沐浴。洗了一段时间,病愈体健,他十分高兴,挥笔写下了“天下第一汤”五个大字。香泉离和城30公里,离乌江10公里。林散之本应由乌江向西经张家集至香泉,这是最近之路。可是他却选择了由乌江向南经卜集绕道去香泉,这是因为当时卜集的河村埠岗上刘有他家的田契所在,故顺道前往香泉。后由香泉经高皇殿至善厚集,此次之行,作《怀古思今二首》:

短日香泉路,今来太子汤。

空山惊覆釜,虚殿认高皇。

野溜村村断,秋蔴处处荒。

残阳一角在,已不照萧梁。

 

眼见诸山暗,宵行霜露凄。

枫青秋鬼泣,天黑病驴嘶。

孤意人同倦,奇踪路几迷。

高贤不可见,寄老忆幽栖。宋孙莘老结庐于此,为寄老庵。

(《江上诗存·卷十二1940-1941年》)

1946年春,安徽省主席李品仙请林散之去合肥,拟聘为省府顾问。林散之住小东门省府招待所,许多省府大员以所藏字画,请鉴定题跋。在合肥期间,王孝楚为省府秘书,非常尊敬林散之,晨夕盘桓,把官场中明争暗斗,尔虞我诈,贪污索贿,徇情枉法,裙带关系,荒淫无耻,种种骇人听闻的丑行秽事,讲得淋漓尽致。林散之听后对顾问这个头衔付之一笑,飘然离开合肥。

归程,到了巢县,林散之去西隐寺,寺里极幽静,在道行和尚那里住了两天。他们又是和诗,又是作画。《坐西隐寺,用道行上人雅集里字韵成诗》:

日月真跳丸,余生已老矣。

苦读几卷书,尘障汨于理。

仰宗舍上乘,鞭辟难入里。

西隐两度来,所求果何是?

沉沉远山钟,寂寂平湖水。

前梦忆三生,孤踪感万里。

以乃如冷灰,檐风吹不起。

继用前韵《为道行上人题写岷江山色卷子》:

当今创造者,野禅而已矣。

不知古人法,玄秘有真理。

血肉与气骨,端从笔墨里。

嗟余苦追求,所得未能是。

枯毫写生纸,破墨溶活水。

浑沦黄一峰,清倩赵千里。

思贤吾岂敢,惟觉寸灵起。

(《江上诗存·卷十六1944-1945年》)

李秋水《诗人林散之—读<江上诗存>杂谈》:“这首题画谈画理的诗,表明自己对艺术创作的态度。当今国画界谈创造,不知古人笔墨法度,这是野狐禅。古法玄秘,自有真理。画之血肉气骨,全靠用笔墨表现出来。嗟我苦苦追求,尚未得到,用渴笔在生宣上钩勒则毛,毛则气古,以水破墨则活,活则鲜润华滋。这样才能有黄一峰那样的混沦,赵千里那样的清倩,我虽不敢妄比前贤,惟觉心灵有所领悟。此诗论国画继承与创新,关键是笔墨问题。”(《林散之研究》第一辑)

  评论这张
 
阅读(28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