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介绍种瓜后人的书画艺术及著作

 
 
 

日志

 
 
关于我

邵川,男,汉族,字祖和,号种瓜后人、别署瓜瓞。1954年10月出生于安徽和县乌江镇。 现为林散之研究会理事、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中国书法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 自幼受其祖父邵子退及林散之的影响,并以勤奋好学而得林散之老人的赞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而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史树青先生看到邵川的山水画之后竟大动“怀古之思”。 电子信箱:ZGXH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林散之与高二适结交之考  

2009-08-11 15:11:04|  分类: 林散之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26日,南京市地方志办公室吴小铁兄发一信息云:“邵川兄:今天晚上到尹树人家,他又提到林老与高老首次见面应是1966年,而不是1962年或你在年谱中写的1963年,请再核,如能找到当年介绍二人相识的人更好,此事宜搞清楚为好!铁上”

关于林老与高老结交之年,林老《江上诗存》云“1962年”,《林散之》(林昌庚等著,江苏文史资料编辑部1991年6月版)云“1963年”,如今高老家人云“1966年”。于此,我进行了认真地思考,觉得有必要弄清楚二老结交之年。首先让我们再次阅读一下已出版的文献资料:

在高老逝世二十年之后,为了纪念先生95诞辰,南京博物院暨《东南文化》编辑部出版了《高二适研究》专集(《东南文化》1997年增刊),以志怀念这位“草圣、诗豪”大家。集中“纪念回忆”栏有先生爱婿尹树人编写的《高二适先生生平简历表》。在其1962年条目中云:“九月,经江苏国画院何乐之介绍,与林散之结交,长夜深谈,抗论今昔。”

待至2003年9月,由南京市政协文史(学习)委员会编辑、南京出版社出版的《金陵书坛四大家·高二适》一书,书后刊登了尹树人编写的《高二适先生书艺系年》,云:“1965年62岁。5月,撰《〈兰亭序〉的真伪驳议》;7月,发表于《光明日报》和《文物》。9月,经江苏省国画院何乐之介绍,与林散之结交,长夜深谈,抗论今昔。”

这里尹树人将林、高二老结交之年由原先的1962年9月调至1965年9月,可能是根据:高老1965年5月撰《〈兰亭序〉的真伪驳议》,7月23日发表于《光明日报》和《文物》后,林老作《再柬二适二首》而作出决定的。但是林老作此诗是“再柬”,说明不是第一次与高老和诗,如果是依据上诗将林、高二老结交定为9月份那是不准确的。

其次是林老在《一九六二年(《林散之》云:一九六三年)元月十一日,雨夜,东台高二适先生,由画院何乐之同志介识,过我湖上寓庐,长夜深谈,抗怀今昔,缀拾成诗五首,以报区区》诗的标题上已说的很清楚了,是在“元月十一日,雨夜,东台高二适先生,由画院何乐之同志介识,过我湖上寓庐,长夜深谈,抗怀今昔。”这里暂不论1962年或1963年,说明初次相识于“元月十一日”,即阳历1月11日。

现在再来看一下《江上诗存》的排序:

《江上诗存·卷二十五》1963年-1964年:

《一九六二年元月十一日,雨夜,东台高二适先生,由画院何乐之同志介识,过我湖上寓庐,长夜深谈,抗怀今昔,缀拾成诗五首,以报区区》

《再柬二适二首》(其中:“谁说兰亭伪?应寻定武真。千年仍聚讼,一议足推陈。” 笔者按:此诗可能是在1965年7月23日以后的1966年1月12日至1月19日之间所作。如果将其列入《二适既以除日诗见赠,已和之矣,新年瑞雪,冷艳媚人,感兴之馀,依韵复报三首》之后,这样才符合“再柬”之意,即1966年春节后所作。)

《和二适除日见寄》(笔者按:1966年1月20日为除夕,21日为春节)

《二适既以除日诗见赠,已和之矣,新年瑞雪,冷艳媚人,感兴之馀,依韵复报三首》(作者自注:君论兰亭真伪,有独见。)

《题高亭图》、《又题高亭》

《春日寄怀二适》(其中:“今年新春节,细雨北门北。不辞夜履艰,过我湖边宅。抗论古今人,欣欣两心得。去日真飘忽,转眼已三月。”诗中叙述了初次见面之心情。)

《原韵答二适》(其中:“玄武波光接莫愁,江南三月似初秋。”)

《江上诗存·卷三十一》1967年-1968年:

《步韵二适病中望锺山之作》

《江上诗存·卷三十二》1968年-1969年:

《舒父九日见赠诗,步原韵二首》、《读二适诗二首》、《得二适书怀诗,原韵奉答二首》、《寄舒父》。

《江上诗存·卷三十三》1969年-1970年:

《与二适老人,同访冰流同志,值卧病未起,饭罢别去,二适有诗,余应声和之,兼呈冰流》

《江上诗存·卷三十四》1970年-1972年:

《雪夜书怀寄江南高二适》、《再报高舒父》、《酬高二适二首》

《江上诗存·卷三十五》1972年-1973年:

《顷过江,舒父两度见临,并惠以诗,同病归来,感此赋答》

《江上诗存·卷三十六》1973年-1975年:

《雨夜寄高二适》

《江上诗存·外编卷一》1973年-1975年:

《诗人高二适,以嫂夫人携孙远自西蜀归来,饣鬼以新橘,并贶诗章,作此酬奉》、《乙卯天中节,二适招饮,命作诗成二绝句》

《江上诗存·外编卷四》1976年-1977年:

《二适诗老有小女可可,今春元月二日举行嘉礼作诗以赠,并呈乃父一政》、《夜雨有思忆舒父》。

从以上《卷二十五》至《卷三十一》来看,中间1965-1966两年内林老没有诗作赠高老,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从《卷三十一》至以后的年月林老基本上是每年都有诗赠高老。但是《卷二十五》第二首《再柬二适二首》如果拟为1966年1月12日至1月19日之间所作,那么《卷二十五》第一首《一九六二年元月十一日,雨夜,东台高二适先生,由画院何乐之同志介识,过我湖上寓庐,长夜深谈,抗怀今昔,缀拾成诗五首,以报区区》诗就有可能是1966年1月11日了。这里的“一九六二年”中的“二”字可以理解为“两点”,系中国书法竖式书写时将“六六”中第二个六”字的省写。

为此,我决定要拜访一下尹树人老师。2009年8月7日下午4点,在吴小铁兄的陪同下,我们来到了台城花园尹树人老师寓所。我出示打印好的林、高二老交往资料文稿,请尹树人、高可可老师教正。尹老师云:“几年前南京拍卖了林老给高老的几首诗,被一友人拍去,后浦口区林散之纪念馆将其刻石于碑廊上。其中有一首诗是林老与高老初次会面时所作,其‘六六年’第二个‘六’字写成二点,这是最好的证明,如高老写的这首诗‘一九七七年’的‘七’字就点了二点。(尹老师指了指《金陵书坛四大家·高二适》第124页插图‘1977年可可于归尹氏为赋此诗’)有机会你到浦口去看一看。关于对兰亭真伪之争,林老是肯定支持高老的,为孤军奋战的老友一壮声色。此诗《再柬二适二首》应该是1965年7月23日以后的年月所作。以前我对二老结交之年的提法‘1962年9月’不对!后改为‘1965年9月’更不对!”我说:“能否请您对我的文稿提出点意见?”尹老师立即在我的考证文稿后认真地写下了他的感想和看法:“邵川先生治学严谨,令我感佩。林老与高老的交往,今据可靠资料,肯定是一九六六年一月十一日,过去的种种提法都是错误的,包括我在有关文章中的说法。尹树人二OO九年八月八(七)日立秋日。”

                                                                                         2009年8月7日晚于秦淮河畔之瓜庐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