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介绍种瓜后人的书画艺术及著作

 
 
 

日志

 
 
关于我

邵川,男,汉族,字祖和,号种瓜后人、别署瓜瓞。1954年10月出生于安徽和县乌江镇。 现为林散之研究会理事、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中国书法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 自幼受其祖父邵子退及林散之的影响,并以勤奋好学而得林散之老人的赞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而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史树青先生看到邵川的山水画之后竟大动“怀古之思”。 电子信箱:ZGXH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如漆交亲一代无—记邵子退与林散之的友情(四)  

2010-02-05 08:51:04|  分类: 种瓜轩漫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期间,林散之老人从南京避难于家乡乌江。他们一住桥北,一住桥南,两人过往甚密,“八九日一来,诗酒沥肺腕”。林老耳聋,与祖父谈起话来,声如洪钟,而祖父却沉默寡言,他们手笔不停地在纸上写着,时而吟诗作画,时而挥毫作书。“秉烛春宵短,清谈应及辰”(林生若诗句)是他们的友情最好写照。

旧时的乌江街,全长约二华里。街心由一块块青石板铺成,弯弯曲曲的街道,由南至北,各种店铺一个连着一个。川流不息的人群,出入于这个古老的集镇。全街分别在三个进出口处建立石碉堡三个,南北两头各一个,中街大井巷西门设一个。北街出口处有木质结构的乌江大桥,连接着两省人民。两岸河边上用木桩搭架的“荷叶台”茶楼和铁匠铺、鱼市等高低不平的房屋,连绵起伏。每天早上商贾云集于此,桥上进行贸易的人群,熙熙攘攘,十分繁忙;桥下水波荡漾,一二小舟,穿梭其间,分明是一幅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图》。

我家居住在东河沿边,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前有小院,后有菜园。门前河边上有一棵老楝树,枝叶茂盛,生有九枝杈,像一把大伞撑在河岸上。对岸江家坂村,历历在目。记得一日放学归来,一进家门只见二位老人正在静心地打太极拳。林老在前,祖父在后。一个打得会神,一个学得认真。观其一招一势,神气连贯,如同观其作书一样,令人赏心悦目。林老每书之前,先叫人慢慢地磨墨,然后凝神静思,预想其章法、布局、字形大小,才开始作书:只见他手搦一管绵软的羊毫长锋,饱蘸浓墨,又沾清水破之,犹如一只矫健的雄鹰,瞄准了目标,猛然下笔。那股运气转锋,挥毫疾书,笔如蛇走,一气哈成的气势,始终烙印在我的脑中。

  由于林老多年来养成了绝虑凝神,意在笔前,字居心后的作书方法,至使他的草书如行云流水,担夫争道,穿插拉让,互不牵连。祖父晚年有诗赞之:

      先生作书如作画,春蛇入草秋藤坠。

      端溪着水磨徽墨,笔力扛鼎透纸背。

      先生作画如作书,铁划针悬笔不枯。

      势如公孙舞剑器,敢向藏真作叛徒。

    这是一首论书诗,阐明以作画之理写字,以写字之法作画,画法融入书法。用“春蛇”,“秋藤”来形容草书柔软而坚韧。用“公孙大娘舞剑器”来描绘草书雄健洒脱生动而有气势。从书法创作的角度来论证,要敢于背叛古人笔法,“其始有法,而终无法”。

1970年春,苏皖两省在乌江兴建驷马山水利枢纽工程,对老滁河进行改造,开辟引江水道。我家由东河沿拆迁至乌江汽车站附近新街43号。

此时乌江街道在宝塔村办起了一个林场,因管理不善,已成为一个荒山。听说祖父懂得剪桃之术,特请去协助管理。祖父就是这样,“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早出晚归,露水时常将衣服沾湿了,而他却毫不在乎,只希望经过他的手修剪栽培到秋天能有一个好的收成。有时剪桃累了,站在宝塔山最高处,面向东望,对岸江家坂村近在眼前。为了以疗旧癖,不得已放弃手中的剪刀,跨过大桥,来到江上草堂,和林老在一起,把酒纵谈,盘桓数时,一边欣赏书画,一边切磋诗学。兴至尽时,祖父又回到林场,继续从事他的园林管理事业.经过他辛勤栽培管理,宝塔山上果木成林,有桃树、柿子树,栗、李、杏树间夹其中。给乌江镇人民带来了好的收成。

  而林老看到祖父默默无闻地为家乡人民作贡献,既无意于功名富贵,也无意于留名于世,自甘淡泊,年垂七十犹还剪桃,实可念,有感而发, 作成《剪桃图》山水横幅相赠祖父,并且题诗记录了当时的情景:

    风号残腊岁初交,有客山中着敝袍。

   日暮未归谷口路,天寒犹剪武陵桃。

   治生无术求黄独,解渴谁人赠白醪?

   隔岸相望期共老,几回吟啸五云高。

画中河边土坡上排有数间茅屋,一片桃林。 对岸江上草堂历历在目。河上布帆点点,显示出一派春意。

    祖父在宝塔林场剪桃,作了不少诗,其“不植夭桃不插柳,门前多种向阳花”就是在这时创作的。

祖父晚年得气喘病,每年冬季都要发一次。1976年祖父病得历害,终日气喘嘘嘘,卧床不起。五叔先俦(客子)去南京,林老闻知后,夜不能寐,怆然成诗五首,其中写道:

       昨日客儿来,知子近多病。

      老病已可怜,何况逢冬令。

次日即托人购得药品带到江北,并附言:“子退四弟, 近来身体如何?想冬令不宜老人,弟平时有咳痰,不知今冬恙何?念念!兹奉上化痰止咳丸四瓶试服之可耳。”祖父接函后亦作《散之赠药》一首诗抒发对老友的感激之情。诗曰:

   寒舍清于水,匡床拥破裘。

  生涯成肺痿,药饵谢君酬。

  有漏从谁补,无身何所求。

  年年伤老病,謦咳楚江头。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