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介绍种瓜后人的书画艺术及著作

 
 
 

日志

 
 
关于我

邵川,男,汉族,字祖和,号种瓜后人、别署瓜瓞。1954年10月出生于安徽和县乌江镇。 现为林散之研究会理事、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中国书法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 自幼受其祖父邵子退及林散之的影响,并以勤奋好学而得林散之老人的赞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而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史树青先生看到邵川的山水画之后竟大动“怀古之思”。 电子信箱:ZGXH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林散之与黄宾虹信札考释》(下)  

2011-03-22 19:33:30|  分类: 林散之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札十

黄宾虹致林散之函

散之先生大鉴:前奉復椷,聆未荷览,如付浮沈,甚为怅怅。大作诗雅澹自然,极为可佩,且有为鄙人足迹未经之处,于诗中领会之。春间曾偕友游会稽吼山,探禹穴,初夏往青浦观寺中藏画,暑期入邕宁,就北流游勾屚,容县游都峤,近返歙游黄山前后海,于日昨甫旋沪寓,得诵尊札,快慰之至。黄山宜及早,若迟至秋后已大冷,非御重裘不可,急由大通或芜湖进也。专颂日绥。黄宾虹谨上。十月四日。(《黄宾虹文集·书信编》)

《林散之与黄宾虹信札考释》(下)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林散之与黄宾虹信札考释》(下)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林散之与黄宾虹信札考释》(下)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考释】

见《纪念林散之先生诞辰110周年文集》(林散之研究会编作家出版社2008年10月)书前彩图“黄宾虹先生信函手迹一之一”。时黄宾虹所用信封“皖乌江盛义成转林散之先生们启 勿搁为荷!宾虹”信封通讯地址:“上海西门路吕班路口二百十六号黄寓”。

《黄宾虹年谱》:“1934年9、10月间,迁入西门路吕班路口216号(今自忠路460号)”故此信封为“信札十”的信封,即1935年10月4日的信封。所用信笺为:“石芝阁撫禊帖”。

林散之在游黄山之前,曾去函征求黄宾虹,询问去黄山路径。而黄宾虹已于1935年春间偕友谢公展、王济远游会稽吼山,探禹穴,归途过杭州楼外楼酒家。夏,与吴开先伉俪、黄冰清等十馀人游青浦,于圆津禅院观画。暑期,与陈柱、陈中凡赴南宁广西夏令讲习班讲学,同游北流勾漏、容县都峤。秋,偕夫人、门生黄冰清作黄山之游。9月底10月初返沪。故未能及时复林散之函。

信札十一

林散之致黄宾虹函

宾虹夫子大人:自海上别后,云山阻隔,遂从事远游,于古人略有所得。事变后,四海分崩,更无从得消息,念何如也。近于友人处陶载之先生得悉严驾安居北平,惊喜如从天外得来,鹊跃者数日。今特由友弟姜汉卿先生,前任立煌警备司令,为人忠实亲诚可爱,幸大人勿以泛泛之军人视之,倘有所需,可面示汉卿,不啻弟子在面前也。外奉字画各一件,祈函示为幸。余年来有怀吾师诗甚多,可另奉不及。师母及央弟如何?尤念极。并望吾师将近作惠赐一二纸以为永保藏之。道远不能尽意,唯祈加获珍摄,馀由汉卿面罄可也。敬请福安。弟子林散之叩头。六月七日自合肥寄。函寄皖乌江交不误。(阳历七月五日,原件藏浙江博物馆)

 信札十二

林散之致黄宾虹函

宾虹夫子大人座右:事变以来,无从得消息,顷于世弟陶载之书中敬悉吾师近祉清吉不减当年,孺慕之怀,何可言喻。适散之方在合肥,应李公鹤龄招约,即由警备司令姜汉卿先生赴北平之便,附呈寸稟,并字画各一轴,托其面递,兼致区区,不卜曾收到否?至今未见赐谕,曷胜翘仰。伏念自海上拜别,忽忽日月,历丧乱以迄今,兹十五年矣,风尘奔走,空山扣寂,毫无成就,其负恩师之火传为何如也。今再由京飞禀并另抄近作,略择廿馀首,遥使吾师读之,亦知散之有不能忘情者在也。急盼赐示一二,并近作数页,以慰千里下怀,不胜叩首之至。专此,肃请崇安。门人林散之顿首,古八月十三日。赐谕南京转乌江庆恒泰交。师娘及央弟均此问安。又及。(阳历九月八日,原件藏浙江博物馆)

【考释】

1946年春,安徽省主席李品仙请林散之去合肥,拟聘为省府顾问。时王孝楚为省府秘书,非常尊敬林散之,晨夕盘桓,林散之赠诗《酬王孝楚》(卷十六),有“奇气能从万里入,孤踪还自半山来”句,将他比作杨万里、王安石,虽然拔高,足见推重。在合肥,林散之住小东门省府招待所,许多省府大员以所藏字画,请鉴定题跋。

在合肥期间,与陶载之、姜汉卿诸友游。并于陶载之处得悉黄宾虹安居北平,惊喜鹊跃者数日,于7月5日(信札十一)写一封信由姜汉卿赴北平面呈黄宾虹。月馀未见黄宾虹复函,于9月8日(信札十二)又修一书“伏念自海上拜别,忽忽日月,历丧乱以迄今,兹十五年矣。”林散之自1931年离开上海,十五年间未见一面,“事变后,四海分崩,更无从得消息,念何如也。”于是“今再由京飞禀并另抄近作,略择廿馀首,遥使吾师读之,亦知散之有不能忘情者在也。”

  信札十三

黄宾虹致林散之函

散之先生道鉴:日昨每上一缄,谅已收到。今由姜君转来大作书画,得之欣慰,无似行草,于阁帖功力不浅,画尤不入时趋,文艺正轨,解者已罕。当今救国,仅有艺术,所赖政府提倡、社会认识,尤重学人奋勉,不为旧习所称文人画之膚浅,朝臣院体之敷衍,市井江湖之恶俗所移,(元大痴、明僧渐江自称学人,学人与文人异。颜李之学,痛诋文人相同)又有中西合璧、中东折衷之谰言,皆如明代之吴伟、郭詡、张路辈之野狐禅。中国画魔障层层,五百年来仅天启、崇祯两朝至咸同中兴而已,馀则金石家画得笔墨法其它自(扌會kuai)以下不论可也。附拙作就正是荷,即候起居。宾虹拜上。

【考释】

此札为“信札十二”的复函。函刊《南京经典2010秋季拍卖会“林家藏林”〈林散之书法专场〉》(林昌庚家藏先父书法132件),2011年1月1日拍卖图录第132号。

信札十四

林散之致黄宾虹函

宾虹夫子大人座右:敬维福体万吉为颂!为颂!去年冬日连得二谕并惠画大小四五纸,跪读之下,其喜如从天外飞来,盖阔别十馀年,杳杳无从得消息,一旦得睹手教,其快慰为何如!唯以事远出,迟迟至今未能拜复。罪甚!罪甚!吾师近作瑰奇沉挚,能蕴酿宋人,无嘉隆以后结习,明人唯王孟津可以比肩,馀子不足与论也。晚年功力犹能精进若此,皖东诸名公对师作品皆谓虽出新安而另具炉冶,乃为确论,跪服!跪服!门人自远游后,于古人笔墨真实处,略有所窥。事变以来,真迹往往流露尘市,乃从今时士大夫家,沉酣饱览。谓非厚幸,惜道远不能一一与师印证之也。今秋双十节,政府举办全国美展,吾师能南下否?门人拟作一二件参加,并欲请师加题数语,以光篇幅,写成当寄上也。

  兹有恳者,小儿昌午粗喜六法,用功甚浅,近已卒业于高中部,拟考浙江国立艺术专校(公费生)。郑午昌先生担任国画教授,吾师与伊交谊甚切,伏祈赐介绍书一通,代为关说,则便利多矣。琐琐之求,想能(函寄杭州外西湖国立艺专)俯允,考期在即,敬祈先惠为荷。入夏以来,师母暨师弟均佳适否?遥想往日客居海上于寓居楼上,曾一度课师弟读书下棋,日月忽忽已十五六年,于茲晤面时恐已不复认识矣。人生如此,宁不可畏。又昔年拙辑《山水类篇》一部,敬存师处,此稿经此丧乱,仍存在否?倘未漂没,烦与友人陶载之晤面时,交伊带下,或由其他办法寄来更荷。馀续稟不尽。肃请福安。门人林散之跪上。古五月十五日。附午儿小画二纸呈阅并祈批下为盼,此画乃其写生稿。

《林散之与黄宾虹信札考释》(下)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再,友人邵子退赏心书画,书法兰亭,画精小品,出入石溪、八大之间。江上所与往还而共商诗者只此一人已也。久矣宗仰吾师,欲列门墙而不可得,更欲得师片纸以作揣摩。时时过我草堂属为求之尚祈不吝,以慰远道可也。散又及(原件藏浙江博物馆)

【考释】

1947年7月3日(农历五月十五日),写信给时在北平的黄宾虹,以求帮助林昌午报考杭州国立艺专。

信札十五

黄宾虹致林散之函

散之吾兄有道:前诵手书,聆悉文郎艮侯拟考浙江艺专,曾已函致郑午昌、汪勖予诸国画教授,唯因校长一席,时有变动易人之说,未得复音,谅早已筹及。大著《类编》一部,谨慎保存,已函陶载之君,讬其携带转奉,勿念。参加美展杰作必多精品,航递虽速,展转中致耽时日。道路交通顺利,鄙人擬即南旋。文郎画笔浑厚华滋,足见家学渊源,加以遒练,汰去圭角,艺林健将,当罕对垒。友人庞薰琴、傅怒庵两君,近日庐山避暑,与欧美著作家苏里文氏诸人罗致近时作者小品,宣扬海外,中西合一,归于六法正轨,亦大快事。东学西渐,画其嗃矢,此中华民族之幸福。所赖为上者政教宣扬,识真内美,矫正专制时代朝臣院体之积习而光大之。台端心殷匡济,此今之急务,当不以为迂腐。至称奖拙笔,播之同好,尤私心所窃喜。邵君子退之作倘荷惠观,当作画报之。茲附小册,馀容续上。祇候道绥。宾虹拜上。(《黄宾虹文集·书信编》

【考释】

黄宾虹在北平,曾写信给郑午昌、汪勖予诸教授推荐昌午报考浙江艺专。此信应写于1948年7月23日前,“聆悉文郎艮侯拟考浙江艺专,曾已函致郑午昌、汪勖予诸国画教授,唯因校长一席,时有变动易人之说,未得复音,谅早已筹及。”

邵子退 (1902—1984)原名光晋,又名子蜕,号瓜田、老炊,自谓种瓜老人。祖居安徽和县乌江百姓塘村。稚年从其父邵鲤庭诵习诗文史籍,尤酷爱书画艺术,12岁时与同乡林散之、许朴庵相识,并结为金兰之交,时人称誉乌江松竹梅三友。

信札十六

林散之致黄宾虹函

  宾虹夫子大人座右:一年来无寸禀奉问,罪甚!罪甚! 秋间午儿自杭归,得闻吾师乘机由平返杭授课艺专,师道已东,曷胜忭跃。恭悉福履安吉康强如五十许人,每与午儿论画,历数小时不已;每日作画未常间断,以八十五岁老人犹如此勤学不息,在古人与黄子久、石田翁诚不多让,实神仙中人矣。并蒙惠赐午儿结婚茧纸立轴,及友人邵子退泼墨山水一纸,子退画则全用积墨,泼墨,酣畅淋漓;为午儿之作则圆笔中锋,墨光浮动,清气扑人眉宇,为吾师不可多得之作。与子退连日拜读不忍释手,而子退尤感激也。散之年来牵于人事,未能绝俗,以此用力不深,日见弛缓,以视吾师,愧汗无极。准拟明春偕子退来杭,恭叩崇安。今年秋光已去,寒来甚早,乡间无可为赠,谨将土产棉花制成被絮一床,由午儿亲自带来用作吾师及师母二位大人御寒之物,敬祈笑纳。敝乡近日乱云日紧,渐恢复战时状态,大难方来,不堪言念矣。馀情一切由午儿面禀,区区不尽下怀。专奉,肃请冬安。门弟子林散之叩头。十一月十七日。外附茧纸小幅,师有馀兴,赐设色手卷,为荷!(原件藏浙江博物馆。)

【考释】

1947年,林昌午(筱之)考入杭州国立艺专。1948年7月23日黄宾虹由北平南下艺专任教,自此昌午与黄宾虹取得联系。1948年秋,昌午由杭州归来,带回黄宾虹画二幅。一幅为邵子退所作泼墨山水,一幅为昌午所作茧纸立轴。

林散之与邵子退连日拜读不忍释手,于1948年11月17日给黄老先生的回信中说道:“准拟明春偕子退来杭,恭叩崇安。今年秋光已去,寒来甚早,乡间无可为赠,谨将土产棉花制成被絮一床,由午儿亲自带来用作吾师及师母二位大人御寒之物,敬祈笑纳。”

信札十七

林散之致黄宾虹函

《林散之与黄宾虹信札考释》(下)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林散之与黄宾虹信札考释》(下)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林散之与黄宾虹信札考释》(下)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宾虹夫子大人座右:解放后消息中断,遥想吾师康强难老眠食如恒为颂无量。门人伏居乡间与人无侮,幸得粗安。唯土改在即,只得放弃个人利益为大众着想。此后居处乡间,无力劳动,居大不易,不得不离开乡土,谋求生存之路。上海杭州为艺术重心,有无研究及教员之组织。倘得此类机构,至望吾师鼎立推荐,以作喘息之地,且可藉此得近随左右,朝夕倾谈,以求改造与精进之道。东南为吾师久游之地,此中人士当有连略不难为力也。门人在此如坐针毡,渴望!渴望!区区不尽下怀。专叩福安。门人林散之拜启。赐函皖乌江庆恒泰转。(原件藏浙江博物馆)

【考释】

《江浦县志》:“建国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江浦人民当家作主,并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权力。1950年1月,设县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为协议机构。1954年6月,设县人民代表大会为江浦权力机关。首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于1950年1月7日至9日在珠江镇举行,出席代表154名。第二届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于1951年4月22日至25日在珠江镇举行,出席代表476名。二届二次会议于1951年6月28日至7月1日举行,出席代表476名。”

《林散之·年表》:“1950年 53岁 家乡土地改革。先生出任江浦县第一届人民代表会议代表。”应为:“先生出任江浦县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因首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于1950年1月7日至9日在珠江镇举行,此时林散之是否到江浦有待考证?《江浦县志》也未注明此时林散之参加了会议。

1950年6月30日,中央人民政府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在全国开展土地改革运动。土地改革的基本内容是:“没收地主的土地和财产,分配给无地、少地的农民,把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改变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

冬,林散之家乡开始了土地改革。“信札十七”约写于1950年土改前夕。

 

                        二OO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于种瓜轩

                        二O一一年三月六日于二稿于种瓜轩

  评论这张
 
阅读(20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