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介绍种瓜后人的书画艺术及著作

 
 
 

日志

 
 
关于我

邵川,男,汉族,字祖和,号种瓜后人、别署瓜瓞。1954年10月出生于安徽和县乌江镇。 现为林散之研究会理事、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中国书法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 自幼受其祖父邵子退及林散之的影响,并以勤奋好学而得林散之老人的赞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而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史树青先生看到邵川的山水画之后竟大动“怀古之思”。 电子信箱:ZGXH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口说我话 我手画我画 —记《李秋水画集》出版  

2012-06-08 09:55:02|  分类: 种瓜轩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秋水画集》于2012年5月1日由扬州广陵书社出版发行。该书收集了李秋水老师一生中的画作(自1958年至2009年)精品235幅,是从他保存近千幅作品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年届九十岁的李老师还亲自书写了数千字的《自述》,叙述了他老人家几十年来学习诗书画的经历,“我这本山水画册没有什么新意。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走邪路不搞怪。附小诗一首:我口说我话,我手画我画。久不仿石涛,也不学八大。若问法何法,潜心师造化。九十愧无成,涂抹未肯罢。”

我口说我话  我手画我画 —记《李秋水画集》出版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李秋水(左)与外舅林散之在南京中山陵(1973年)

我口说我话  我手画我画 —记《李秋水画集》出版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李秋水与林荇若在扬州梅岭新村(2004年)

我口说我话  我手画我画 —记《李秋水画集》出版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李老师1923年出生于和县卜集乡。号半村,又号濠上人、南濠老农,别名伊为。林散之老人二婿。15岁时边教书边自学,20岁时拜林散之为师。李老师学画始自1958年冬,时夫人林荇若二姑妈带着孩子在扬州工作,李老师则留在故乡农村,终日力田,早出夜归,年荒岁歉,吃食堂,喝稀粥,佐以杂草充饥。夜难成眠,挑灯学画。在田里捉来晴蜓、蚱蜢、蝦、鱼放在玻璃罩对着写生,久之,由不似到似。时林散之老人在江浦县任付县长,李老师去江浦,将所习画稿,给林散之老人看。林老见之大喜,谓:“画得生动有趣,可惜你学此道与我的画路不同,学山水我可以教你。”闻林老言,李老师遂决心改习山水画。林老检出多册名家画谱,教其勾勒轮廓,用笔、用墨、构图布局诸法,自是遂沉迷于六法中。后来常将习作寄给林老批阅,评语勉励如:“严谨有南宋气味,笔紧凑,意境独创,真是自学有成。”教导如:“不够就是够,讲究笔法、墨法、尤应讲究用水。胆子大些,要敢用重笔。黑白分明,忌模糊凄迷。” 不久“文革”开始,李老师又下放农村“劳动改造”,住的是两间破茅屋,和一部《红楼梦》与他朝夕相依。而他分工的任务是为生产队牧猪,一天的劳累下来,腰酸腿痛。曾作画赠夫人林荇若云:“我本半村牧猪者,来扬后于绘事能有寸进,皆君所助也。”林老亦曾调侃云:“英雄屠狗辈,名士牧猪奴。”到了夜晚他又拖着疲惫的身体躲进茅屋,闭户读书绘画,以此消遣自娱。虽然生活上极端清苦,但他学习弘一法师,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读佛经感悟诗云:“赵州城外石头桥,经风经雨体坚牢,驴踏马践行人踩,默默承受不辞劳。”

我口说我话  我手画我画 —记《李秋水画集》出版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1979年李老师平反恢复了工作,不久因家庭关系调到了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从事古书编辑。工作之暇,仍学画不辍。待到1993年,我为祖父邵子退《种瓜轩诗稿》的出版专程前往扬州,请李老师为之作序。这时我们已有十多年未见面了,想别他一定老态龙钟,步履维艰吧?谁知一见面,李老师便主动地握住了我那犹豫畏怯的手,问长问短。他虽已步入古稀之年,身体还是那样硬朗,步伐矫健,衣着朴实,谈笑风生,使我顿失拘束之感。走进半小间客厅兼画室,只见桌上散布着笔墨砚台以及各种颜料和书籍。桌上摊的、墙上挂的、沙发上卷的全是书画习作。李老师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依然精神饱满,壮志不已;依然不知疲倦,夜以继日、孜孜不倦地学习;从而产出了众多清新自然、潇洒飘逸的书画作品,成为著名的书画家、诗人。

我口说我话  我手画我画 —记《李秋水画集》出版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李老师作画,先以干墨重笔勾勒,皱擦,再由淡而浓,湿染数遍,最后以焦墨破之。他认为唐人五日一山,十日一水,宋人千岩万壑,一幅画都是惨淡经营、穷年累月才能完成,一味求快、求变,信笔草草,养成习气再改就难了。他爱李唐、唐寅的画路,更心仪清末张之万、林琴南的气韵,而在勾勒、笔墨方面则师法黄宾虹与林散老。如在一幅画上题跋云:“黄宾老、林散老作画先勾勒,立框架,此古人不传之秘也。”

 李老师晚年尤精墨法,时在浓墨、焦墨中兼施重彩,愈见斑谰古艳,浑厚华滋。更受明末清初程穆倩、僧髡残的影响,曾作诗云:“晚年向新安,平生之大愿。渴墨与乾皴,我师程穆倩。”难怪林老在其画上赞道:“细而不纤,粗而不犷,斯为上品。”

 李老师尝谓我云:“艺术是真善美,作画是一种高尚活动,提高境界,净化心灵。成于约束,毁于自由。要严守法度,法备则变,所谓寄新意于法度之中。成固欣然,败亦可喜。急功好利,心浮气躁,出不了好作品。人品下,画品斯下。”

 “画以士气为贵,董其昌云:不读书人不足与言画。故多读书则有士气。”

我口说我话  我手画我画 —记《李秋水画集》出版 - 种瓜后人 - 种瓜后人邵川的博客

  曾教导我说:“过去人做学问,三十四十岁之间是重要阶段,望舍下心肠读几十篇古文,百十篇诗词,读到肚子里使之消化,时光易逝,学业难成。我已七十四岁,尚不敢虚度寸阴。‘勤有功,嬉无益,戒之哉,宜勉力!’这是《三字经》的结尾语,我时时以此自警。”

 综观李老师山水画集,二百多幅山水画,有一半以上是无款无印,可以看出李老师对名利看的很淡,既不想留名于世,也不想随便赠送他人,而只是作为爱好文艺充实自己的生活。他在《自述》中说道:“我虽学诗、学书、学画,水平一般,还没有脱掉凡胎,不是故作谦虚,讲实话对别人负责,首先对自己负责。我什么也不是,没有学历,没有头衔,没有光环。”

 这就是让人尊敬的“尚不敢虚度寸阴”的学人李秋水老师。

                        2012年6月6日于种瓜轩
  评论这张
 
阅读(7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